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杂酱面的家常做法 > 内容详情

韩复榘最爱讲话点名 来青岛住在山海关路13号

时间:2021-11-08来源:湘村馆菜谱 -[收藏本文]

抗战期间因作战失败处决的最高官员是谁,你知道吗?这样问恐怕没几个人知道。但如果问你知道韩复榘吗?想必很多人都会点点头。这位曾经统治山东七年的国民政府高官给人留下了多种形象:冯玉祥的“十三太保”、专横军阀、爱点名爱训话、喜欢断案自诩为“韩青天”等。

他19岁开始戎马生涯,却在48岁人生顶峰时画上句号。纵观韩复榘这一生,真的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。

一盘棋赢来一段婚姻

这里是河北省霸州东台山村,韩复榘的出生地,时间是1890年1月25日。很多人说他没文化、大老粗,但韩复榘之孙韩宗喆在《祖父韩复榘的青少年时光》中明确告诉我们,真相不是那样的:

“韩氏家族世代书香,族人多为读书人。韩氏自第八代至第十七代(父亲为第十八代)有男性直系后裔20人,皆为学子,其中庠生9人,贡生9人。韩复榘的父亲韩世泽耕读为业,家道小康,1886年考上秀才,后在本村和邻村任塾师。”

书香之家,父亲又是老师,韩复榘自然也不会成为没文化的大老粗,相反他比其他孩子接触的更多。他“随父亲读书,通读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、《诗经》、《书经》、《春秋左传》等,此外还学习古文选、八股文、唐诗绝句,尤其偏爱书法,时时临摹,颇有造诣,小楷更见清秀工整。”

17岁,韩复榘结婚了,新媳妇比他大两岁,是著名学者、教育家高步瀛的侄女高艺珍。当时,他还没有工作,也没有单独的房产。

现在有车有房工作好,都不一定能找到个好对象,韩复榘怎么就有这样的本事?据说,这个媳妇是他用一盘棋赢回来的。这事也被韩宗喆写在《祖父韩复榘的青少年时光》中:

“一天,韩世泽携韩复榘去县城东北20余里之北庄头,探望当年同窗的高步瀛。高羊颠疯犯了怎么处理步瀛早听说复榘小小年纪,棋却下得不错,遂与之对弈。在博弈中,复榘不时向高步瀛透露自己的攻略,恭请对方警惕。棋罢,高步瀛即向韩世泽坦率表示:‘令郎少年敦厚,将来必有所成,我愿以小女相托,盼兄勿拒。’韩世泽大喜,就此两家订婚。”

很快他们举办了婚事,时间是1908年秋。这一年,光绪皇帝与慈禧太后相继驾崩。这期间,婚嫁概不准动用丝竹及锣鼓响器,衣着不准染有红紫诸色,待客更不准摆设酒宴。为什么选择此时办婚事?原因就在于这样男方可以节省一大笔费用,女方也可为陪嫁寒酸遮羞。

有时候,这些读书人的想法确实让人想不通。婚后,父亲韩世泽托人给韩复榘找了份工作,在县衙户房内当“帖写”,主要工作是伏案誊录文牍。

涉赌闯关东结识冯玉祥

17岁,韩复榘成家立业。可他过得不开心,每天按点到户房上班,日复一日做着同样的事情,单调枯燥没有挑战性、更没有激情,关键是工资还少得可怜。他很憋屈,无处发泄,后来竟染上了赌博,导致债台高筑。

这让韩复榘无颜面对父亲,更不知怎样面对妻子,无奈他做了个决定:闯关东。临行前,妻子高艺珍给他一只空心银镯子当盘缠,那是她仅有的陪嫁首饰,告诉他,“男儿应志存高远、发奋图强,到外边闯荡出一番事业来!”韩复榘在院中向父母居住的北屋磕了三个头,转身离去。

以前,日子过得再清贫,身边还有关心他的父母妻子。但离开家,他只能靠打短工过半饥半饱的日子,不幸的是,这期间又患了伤寒,病倒在一家小客店内。店主夫妇看他可怜,照顾了20多天,病情却一直没有好转。

绝望中的韩复榘起了轻生的念头,他想起小时候在医书上看到的“伤寒病人喝凉水必死”的“医学理论”。于是,在一天夜里,韩复榘喝了一肚子凉水后跑到一片墓地里,等待死神商丘市宝宝癫痫早期症状把他带走。没想到,迷迷糊糊中出了一身汗睡着了,第二天睁开眼,身上竟然有劲了。韩复榘意识到,可能自己命不该绝!等身体养好后便去北洋新军报名参军去了。临走前,他给店主夫妇磕了几个头,认他们为干爹干娘。

大难不死必有后福!韩复榘的福很快就来了。他去招兵处报到,负责招兵的写了“韩复”两个字后,不知道第三个应该怎么写,韩复榘拿过笔在草纸上端端正正地写了个“榘”字。这一幕恰好被一位身材高大的军官看到,对他说了一句话:“想不到你小子还有这两下子,行了,你就留下吧。”

就这样,他成了清政府北洋新军第二十镇四十协八十标第三营的一名副兵,开始了戎马生涯。更幸运的是,他结识了管带(营长)冯玉祥,那个身材高大的军官。

为啥投靠蒋介石

接下来的事情也就变得顺理成章了。韩复榘有文化、写字漂亮、长得又斯文,半年后便当了司书生。之后,随着冯玉祥的升迁,勇敢善战的韩复榘由连长升到团长、旅长,后被冯玉祥提拔为第2集团军第6军军长,与石友三、孙良诚、刘汝明、孙连仲等成为冯玉祥的得力战将,被称为“十三太保”。

照说韩复榘应该感激冯玉祥才是,但事实上不仅没有感谢,反而恩将仇报。韩复榘叛变时,冯玉祥绝望极了,作家刘秉荣在《民国官场迷信实录》一书中介绍说:

“冯玉祥听说韩复榘、石友三等投靠蒋介石,大叫一声,口吐鲜血倒地,经急救才缓过来,冯哭着对左右说:‘韩复榘入伍时,他的小辫是我亲手给他剃的。’冯哭着说,一抬眼看见外边的卫兵,双眼滴泪,手指那卫兵说:‘当初石友三就和这卫兵一样,常替我站岗,我看这个卫兵将来也靠不住。’此后,冯一连数天,茶饭不思,不住地念叨:‘韩复榘的小辫还是我剃的呢。’”

至于韩复榘为何背叛冯玉祥,刘秉荣在书中说了这样一河北好的医院治疗癫痫件事:“韩复榘是个花花公子,吃喝嫖赌样样都好。时河南民团司令何其慎投其所好,给韩吃喝嫖赌提供了种种方便,还为他物色了一个叫纪甘青的戏子为妾。冯玉祥一向治军很严,绝不准官兵嫖赌,韩的行为传到了冯的耳内,冯甚为震怒,但对韩处分又不好,只好借故把何其慎押起来,又在高级军官会上大骂嫖赌玩乐之人。冯这样指桑骂槐,弄得韩脸上一红一白的。”

鲁青抗战史研究专家张成先生则认为:“冯玉祥的家长作风很浓,又是个直性子,对部下抬手就打张口就骂,毫不留面子。对放荡不羁的韩复榘来说,挨打挨骂是家常饭。随着地位的增高,羽翼的丰满,韩复榘对冯玉祥的做法就越来越接受不了,矛盾一点点积累。在这种情况下,蒋介石略用怀柔的手段,又是上门拜访又是给钱,就轻巧巧地把韩复榘拉了过去。其实,冯玉祥是被蒋介石挖了墙脚。”

韩复榘投靠蒋介石后 ,驻扎河南。不久,又当上了山东省主席,此后统治山东达七年之久。

韩复榘的两个爱好

关于韩复榘,坊间对他有众多传闻。说他是个大老粗,却很喜欢讲话,所到之处必要演讲一番。路卫兵在《爱演讲的韩复榘》一文中举了几个例子:

在齐鲁大学演讲,韩复榘的开场白是:“诸位、各位、在其位:今天是什么天气,今天就是演讲的天气。来宾十分茂盛,敝人也实在感冒。今天来的人不少咧,看样子大体有五分之八啦,来到的不说,没来的把手举起来!很好,都来了!”

继而开始大放厥词:“你们这些乌合之众是科学科的、化学化的,都懂得七八国英文,兄弟我是大老粗,连中国的英文都不懂。你们大家都是笔杆子里爬出来的,我是炮筒子里钻出来的。”

韩复榘不但爱演讲,还喜欢评论时事。针对蒋介石的新运动,韩复榘就有过一番高论:“蒋委员长的新生活运动,兄弟我举双手赞成黑龙江治疗癫痫病的专科。就一条,行人靠右走,着实不妥。大家想想,行人都靠右走,那左边留给谁呢?”

他还特别喜欢点名,有人曾说:“韩复榘的政治,就是点名”。点名严苛到什么程度?相京的《韩复榘的治官术》中有这样一件事:

“由于韩复榘喜欢点名,因此各级公务人员不论住得远近,都要按时一律参加。那时济南没有公共汽车,小公务员连自行车也没有,因为怕迟到受罚,不少人一夜都睡不好觉。一次,民政厅的秘书黄霖,是个前清举人,长长的胡子,60多岁了,在各机关集合队伍跑步到讲台前时,跑不动,只好大步走。韩复榘看到,大发脾气说,‘你特别,别人跑你不跑,胡子长,该有多重?能压得你跑不动?老也不行,干,就得听我的,要不就别干。’黄霖无奈之下只好当场把证件交出开差了事。”

还有这样一件事:1931年1月6日上午8时整,韩复榘突然到济南市政府朝会点名,由于到的人不多,他一怒之下,竟用笔将点名册上的人名全部划掉,批曰:“解散市政府!”当天中午,市长陈维新被免职,可怜的陈维新仅仅当了3个月的济南市长。

对于点名严苛这里不多评论,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治官术。说他是个大老粗,在文章一开始也已经解释过了,人家生在书香家庭,有“中国最后一位大儒家”之称的梁漱溟对韩复榘的评价是:“韩复榘作战勇敢,又比较有文化,并非完全一介武夫。”

至于说他爱演讲并留下的那些段子,也只是娱乐一下罢了,其实韩复榘说过不少有意义的话。比如1935年4月,他在第三路军“军官训练班”上就战术问题讲话:“书面上的知识拿到社会上去应用,是很难恰当的”,必须“实事求是地埋头去做,才会有相当成效。不然仿佛闭门造车,最后是要失败的。”

韩复榘的人生可以分为两段:一段是从19岁参军到参政之前,一段是从1930年投靠蒋介石主政山东开始。